泰國紅黃兩派蓄勢待鬥英拉將“花謝花再開”?
  中新網5月18日電 泰國憲法法院本月7日裁定英拉濫用職權及違憲,須下臺結束短短1000天的總理任期。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18日發表署名評論文章指出,泰國政局充滿變數,但一些態勢發展似乎又在意料之中,持續動蕩已半年的泰國政局,不會因此就告一段落,逐漸回歸平靜。因為代表他信政治勢力的紅衫軍和反他信的黃衫軍都已蓄勢待鬥;被迫下臺的英拉卷土重來的意志也不容小看,“花謝花再開”的能耐依舊在。
  “政壇之花”成政治犧牲品
  文章指出,2011年7月,英拉領導的為泰黨在大選中贏得壓倒性的勝利。一個月後,她獲得國會推選,正式就任為泰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理。
  英拉一上任就引起了相當大的關註:她不但擁有一張漂亮的面孔,而且還是前總理他信的妹妹;接任總理勢必面對強大敵對勢力的挑戰。
  英拉從政經歷非常短,她在上屆大選舉行前的46天以為泰黨候選人身份踏入政壇。在競選期間,他信把這名小他18歲的妹妹形容為自己的“克隆”,但英拉本身一再否認受兄長操縱,並承諾會“獨立工作”,反他信派系因此緊緊捉住“承諾”,不斷指責英拉是“他信的傀儡”,想方設法要把她弄出局。
  這朵“政壇之花”終究經不起大風大浪,在泰國這新一輪的政治搏鬥中“犧牲”了,短暫的總理任期就此結束。
   憲法法院解除英拉總理職務
  據報道,2008年和2009年,兩名親他信的總理沙瑪和頌猜先後被泰國憲法法院解除總理職務;這回則輪到他信的親妹妹慘遭同樣的命運。
  泰國憲法法院本月7日裁定,英拉於2011年將時任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的塔維爾(Thawil Pliensri)調離的決定為“濫用職權、違法、違憲且不合乎道德”,並下令解除其職務。
  分析認為,法院指英拉當時罷免塔維爾是為了掃除障礙,好讓她的親戚別烏班警察上將(Priewpan Damapong,即他信前妻的哥哥)能順利出任警察總長。塔維爾的職位後來由當時的警察總長威臣(Wichean Potephosree)接替。
  法院也同時解除九名內閣成員的職務,內閣隨即推舉副總理兼商業部長尼瓦探隆為看守總理。
  隔天,泰國反貪污委員會也裁決英拉在稻米典押政策中瀆職,建議上議院彈劾她。到目前為止,上議院尚未對此採取行動。要是彈劾獲得通過,英拉將被禁止從政五年,無法在7月的大選卷土重來。
  特赦法案成為英拉下臺催化劑
  有分析說,英拉會有今天的下場也是她自己造成的。
  《紐約時報》指出,泰國過去半年的動蕩起源,是去年11月英拉推動的特赦法案引發爭議。事件快速演變為大規模示威。
  分析稱,這份被稱為“一攬子赦免”的特赦法案,明文規定赦免2006年9月19日(泰國)軍事政變到2013年8月8日期間涉及政治集會的所有罪犯,他信也包括在內。反對派對特赦法案極為不滿,他們擔心這將為他信回國鋪平道路。
  反對派領袖素貼領導的示威活動就此展開。原本只是反特赦法案的示威,後來演變為徹底推翻英拉政府的政治殺戮行動。
  不過,分析指出,英拉上臺後的政治現實顯示,即使英拉沒那麼積極推動特赦法案,反對派也會找其他把柄來對付她,特赦法案只不過是導致她下臺的催化劑。1
  泰國的反政府示威已持續了半年,示威者誓言不將他信家族的勢力連根拔起絕不甘休。
  他信影響力依舊存在
  自從他信登上政治舞臺後,泰國政治就逐漸形成了“親他信”和“反他信”兩個陣營互相搏鬥的局面。他信在2006年被一場軍事政變推翻後就一直流亡海外,但他仍然對國內政局起著一定的影響力,使得泰國政局陷入惡性循環。
  如今,親他信派系雖又再次受到挫折,但分析員認為,英拉被拉下臺並不表示西那瓦家族(即他信家族)對泰國多年來的統治將就此結束,他信的影響力也不會被削弱。
  英國利茲大學政治系教授麥卡戈(Duncan McCargo)接受採訪時說,他信的勢力和影響依然根深蒂固,難以撼動,特別是在為泰黨大本營的東北部和北部地區,他仍獲得強大的支持。下一任總理會是誰目前仍是個未知數,但無論如何,西那瓦家族將繼續在泰國政壇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  政治分析員頌乍也持有相同的看法。他說,他信不單隻是對英拉發揮影響力,目前的內閣仍有多名他的親信,包括新看守總理尼瓦探隆。但他指出,以目前的情況來看,他信的兒子潘東塔似乎不太願意參與政治。英拉出局後,泰國政壇上可能不會再出現西那瓦家族的成員。
  選舉能解決問題嗎?
  文章指出,泰國政府和反對派都不反對選舉,但對選舉的時機僵持不下。政府要先選舉後改革,反對派卻要先改革後選舉。
  看守政府的立場是儘快舉行大選。代總理尼瓦探隆說,大選才是解決泰國當前所有問題的唯一途徑,而改革必須由選舉所產生的新政府來推行。
  可是,反對派堅持要先改革,以徹底鏟除貪污腐敗和裙帶關係,否則他們會像此前那樣抵制大選併進行干擾,以致選舉結果被判無效。
  文章稱,泰國選舉委員會早前曾與政府達成一致,同意在7月20日再次舉行大選。但該委員會周四宣佈,鑒於國內局勢動蕩不安,當局必須將大選推遲。這場選舉要推遲到什麼時候、到底會不會舉行,仍是個未知數。
  珍氏防務咨詢機構(IHS Jane’s)的亞太工業分析員格雷瓦特認為,現階段的泰國不太可能舉行一場“沒有政治干擾或示威”的選舉。
  日本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副教授帕文說,反對派也心知肚明,他們是無法通過選舉獲勝的。主要反對黨民主黨自1992年以來就未曾在選舉中獲勝,因此選舉對他們而言並沒有多大的吸引力。即使能成功舉行大選,整個過程恐怕還是會和2月的那次選舉一樣出現重重障礙。
  今年2月的大選因受到反政府示威者的阻撓,全國選區無法同時進行投票,最後被法庭宣判無效。
  另有分析說,泰國現有的選舉體制若是保持不變,為泰黨在下次選舉中仍有望獲勝。然而,反對派在憲法法院、選舉委員會、反貪委員會、律師協會等獨立機構都具有很大的影響力,即使為泰黨在選舉中獲勝也會在政治上遭掣肘,很難順利執政。
  當地時間2014年5月11日,泰國曼谷,泰國“紅衫軍”高舉英拉和他信的頭像舉行大規模集會,聲援政府並抗議憲法法院等獨立機構的“不公”。
  學者專家:對立雙方須先妥協才有望和解
  泰國目前正面對政治轉型的巨大挑戰,對立的其中一方最終或許能勝出,但究竟誰會是獲勝的哪一方至今還是不明確。
  《曼谷郵報》的分析指出,泰國政治的敵對雙方若不即刻達成妥協,紅衫軍下來兩個月內對反政府示威者發動攻擊的風險將增加。如此一來,為泰黨和反對派達成政治妥協的可能性也就更渺茫。
  帕文說,泰國對立雙方的政治訴求和目標背道而馳,現階段難有談判餘地,泰國很可能陷入“前景不明的狀態”。他指出,反政府勢力想達到的目標之一,就是“出現無政府狀態,軍方最終介入干預”。
  麥卡戈認為,局勢接下來的發展難以預測,但有一點很明確:衝突和示威仍將繼續,但不至於升級為內戰。他預測,局勢改善之前可能變得更糟。
  街頭政治無法保證社會安定
  各方分析都指出,泰國需要的是妥協與和解,否則舉行選舉或發動示威也無法解決問題。
  《民族報》的評論說,政治僵局不能無限期持續下去,妥協才是唯一解決方法。過渡政府應該由一名無黨籍、雙方都能接受的“中立人士”來領導。
  此外,雙方達成和解的路線圖必須列出有民主黨參與的大選會在何時舉行,也必須明確列出反對派所要求的改革過程的細節。
  分析指出,各黨派各階層必須摒棄各自的私利,才能讓國家駛入正常軌道。街頭政治即使能贏得一時勝利,也無法保證整個社會的安定。泰國各方若能充分考慮不同階層的權益,展開認真、全面的和解對話,國家才有實現長久和平的可能。
  朱拉隆功大學政治學系國際關係與安全研究院院長提蒂南認為,對立雙方必須做出一些妥協才有望結束這場政治危機。他說,只有雙方對此達成共識,才能夠向前邁進。尤其是親政府的紅衫軍,它必須接受一點,即他信“不是解決泰國問題的答案”。
   軍事政變會不會發生?
  政治僵局無法突破,支持和反政府的敵對陣營又號召群眾示威,近期政治暴力事故再起,這令人擔心暴力衝突一觸即發。這不禁讓人又聯想到一個經常浮起的問題:泰國軍方會出手嗎?
  泰國軍人素有干政傳統,自1932年以來共發動了18次軍事政變,包括成功政變和未遂政變。如此的頻率,在全世界範圍內可說是相當罕見的現象,泰國民眾也似乎早已對此習以為常。最近有民調顯示,74%的受訪者擔心泰國將發生軍事政變。
  清邁大學政治學研究所主任保羅表示,按目前泰國局勢的發展,恐怕很快就會演變成軍事政變。
  事實上,泰國局勢過去半年多來雖持續動蕩,但軍方一直都保持中立立場。
  陸軍首長巴育最近曾表示,軍事政變不是救國良策,呼籲相關各方在法律框架下尋求解決方案,避免訴諸暴力。他也強調,軍隊不為外力所動,將會盡忠職守,為各個派別提供同樣的保護。
  不少分析員也相信,軍事政變應該不會發生;美國日前也表示對泰國這位親密盟友“相當有信心”,認為泰國軍方將能保持剋制,不會對國家的政治危機進行干預。  (原標題:泰國紅黃兩派蓄勢待鬥 英拉將“花謝花再開”�
創作者介紹

airline

uu78uush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